悲欢梦

抽象流浪者,请慎fo

慢更,徘徊于坑里坑外。

是个幼稚鬼,吼喜欢喜欢脏辫。

真的不永久的在一个圈子里,所以您要是喜欢点红心就行,对此就很感激了。

想得却不可得。

【空医】天空

/长文,现代paro

/很多bug,请不要介意

/谢谢 @八百个蛋挞 的协助

/有ooc致歉

01

玛尔塔是只没有翅膀的鸟。


她曾一次次看着同胞驾驶着飞机驶向她所向往的天空,机翼划过白云,发出自由的欢呼和赞歌。她也期待着这片蓝天,一边一遍遍想象着蓝天的温柔与美丽。在玛尔塔万事俱备的时候,命运却和她开了个玩笑。她被长官派遣到地面上,变成通知危险的预测人。她的申请书堆成了小山,被随手抛进废纸摊里,最终的命运逃不出伙房。化为烟雾,悄悄地消逝,如同她的梦想。


玛尔塔最终放弃了。她的一腔热血最终变成了苦涩,于是她将这愤怒放在了工作后,去一家名为庄园的酒吧里喝点小...

【长发】breathe

*女巫的前传,根据剧情瞎编的

*迪士尼里面没有真正的坏人

*谢谢观赏,ooc算我

长日尽处,我站在你的面前, 
你将看到我的疤痕,知道我曾经受伤,也曾经痊愈。
————泰戈尔

一个会煮榛子汤的女巫,她能有多坏呢?
她只是害怕孤独罢了。

Gothel是在独行中过完自己的半生的。在那个世纪,女巫被绑在木头上焚烧,人们拿着火把,将一切神魔的化身驱逐。她拎着裙角,在树林中逃亡着,风吹过她的耳旁,急促的带领她穿过一个洞穴,瀑布从高处流下,只有一两只蝴蝶在飞舞。

于是她擦干净眼泪,为自己的居所付出了汗水。一只高到所有人都无法伤害她的塔,伫立在草丛上。当Gothel在塔上欣喜的参观着,她看到了镜子里的自己,白发苍苍。时光在...

623

Bgm是can't stand the rain,大约是把雨当作一种窒息感。

怪诞。外面的阳光灿烂,照的人们打起五彩斑斓的伞,在耀眼的马路上打起一片又一片黯淡。屋里却阴天不断,冰冷的空气凝结着小冰粒,迫不及待的冲进人的鼻腔,带来一阵高潮似的战栗。

22次失败的情爱让我不停的在深渊坠落,藤蔓刺伤我的手,在使劲往光亮爬行时断开,一切都是徒劳。
每次缠绵后的结局就是抛弃,狂妄的,无措的。疼痛是条毒蛇,盘旋在床头,在我的耳边说着情话。

滴滴答答。外面依然骄阳似火,里面污泥在吞噬着万物。阳光从窗帘透进,光亮照亮了小水池。此时我甚至希望一只蚯蚓的亲吻。

雨水落下,冲刷着我身上的伤口。积起来的雨水变得浑浊,沉闷中只有...

一个文手群:落魄者酒吧

她是你仅存的那抹温柔。

人们在这条街上来来往往,一切繁荣只是一层纸,下面隐藏着落魄与灰暗。祈求者享受着上帝给予的美食,乞求者却饮着下水道污秽的水。女人咬下第一口毒苹果,男人将锋利的刀捅进他人的胸怀。他们无一渴望着一个怀抱。

我们无法改变这个世界,但我们可以改变自己。

这里是落魄者酒吧,承担你的抱怨和一腔孤勇。

——————

简单来说,是个不正经的文组。没有强制性的要求,但至少您的文笔能倾诉自己的想法。

大家都是家人。不开心的说出来,但不允许一直负能。

每月请交几份随笔送到这个tag下来,您想写什么都无所谓,更多希望您能围绕着一首歌展开联想。

互相批评互相进步。每天都有相应的歌曲供您参考。

累了就到落魄者酒吧歇歇...

生活是一杯苦艾酒,上面漂浮着如梦的泡沫。

我在深夜中又想起了你的双眸,麋鹿般的温柔,如同森林中燃烧的木柴,没有野兽,没有乌鸦,只是有你与我的完美人间。

如今我只剩下一根火柴来陪伴我度过漫漫长夜。盖着残留着你眼泪的毯子,寻找着一丝黎明中的蝉鸣。

感触。

/瞎写写。大约是之前的经历和文圈相关。自由的人至少能懂得自己是否快乐。

那似乎都是极其久远的东西了。荣誉会使一个人骄傲自满。如同耶稣的诞生,即使无众人的烛光照耀,也有着月亮温柔的注视。人们称赞他,使他那些狭小的虚荣都得到了满足。世上不仅什么东西,都需要以赞美为食。

长久的驻扎才能牢着帐篷脆弱的双脚。游人们只是来获取一堆的赞美,却永不会停止自己的脚步。文采是他们维持生计的技能,有人被戴上皇冠,只是亲戚们甜言蜜语。有人荒诞无稽,细读那泥土包裹着的却是春天的芬芳。有人胡言乱语,却被世人赞美。有人精雕细琢,所谓的匠人精神不被看好,只能感叹一句世人皆醉我独醒,奔波到下个地方,继续开始流浪。

游人是耐不住寂寞的...

【空医】gun or love

*如有ooc致歉

*谢谢观赏。被封再发一遍(。

我愿意我是一个更夫,整夜在街上走,提了灯去追逐影子。

玛尔塔是耐不住寂寞的。她的梦想如同白昼的日光,晒进污秽黑暗的重要一笔。子弹犀利的划开夜幕,将黑夜的星辰变成了飘渺的白云。

她并不奢求他人的回报,只是处处提防。这便是她为什么只在枪里装了一发子弹——只为自己认为有价值的人开枪。玛尔塔早在等候的时候边看清了他人的真面目。虚假献媚的慈善家,不苟言笑的佣兵,保持着乐观的园丁。他们的职业总是和性格挂上了等号。监管者们总是在一片黑夜中现身,有时她带领其他人冲出了这黑暗,有时她束缚于那恶魔的椅子上。

她对这生活的厌倦越来越多了。玛尔塔叹了口气,在长桌旁的椅子上等待着另...

哒哒哒哒哒,是天。

速写。无头无尾

路易兹是无法形容他们之间的感情的。它像两只海鸥互相亲吻时从洁白的羽毛上滚下的水珠,微咸又让人回味无穷。又如梦中的一场音乐会,在最后一个音符颤颤巍巍的飘出时,现实碎了一地。

她们有着相同的渴望和灵魂。只是无情的雪盖住了一切,只剩下冷淡与无边无际的虚无了。她们便只能在睡眠中寻找那一丝温暖和欲望。

她是爱她的。爱她温柔似水的眼瞳,里面有着秋日的松树与落叶,松果摇摇欲坠。有着一切的稚嫩与美好。爱着索妮娅那几颗雀斑点缀的脸蛋,爱着她拨弹尤克里里时灵巧如同两只飞鸟的手指。

她是爱她的。爱着她娇小身躯里的那一只野兽,但并不凶悍,它渴望着绵羊的亲吻。爱着她的秀发,如同蛋糕上的奶油,软软绵绵的占满她那颗砰砰跳着的心脏...

1 / 7

© 悲欢梦 | Powered by LOFTER